决胜网2019年度5G教育大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华为共探5G教育!

李海涛对话李志民:疫情后在线教育的瓶颈与突破

原创 琦琦琦琦 2020-06-04 8629

决胜网获悉,在近日举办的“新教育,新思考”线上公益研讨会上,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副会长兼人才专委会理事长、清华大学的教授李志民和新东方集团副总裁李海涛,展开了一场先锋对话。共同梳理了在线教育的发展历程,探讨疫情后在线教育的机遇与挑战、瓶颈与突破。


关于疫情对于在线教育的影响,李志民谈到,“疫情影响了全球14亿的学生,网上开课促进了教育应用互联网的程度。民营在线教育企业在疫情中的表现非常突出,虽然发展速度很快但是整体范围还是较小,所覆盖的范围还达不到教育的主干知识的传播。”


李志民建议民营教育企业,首先解决生存的问题,其次要提供好的产品。他预测线上教育的下一步发展方向分为四个阶段:在线学习、在线课程、在线学分、在线学位。建议学校和管理部门在“在线学分认可”和“在线考试标准的制定”等方面进行试点。如果今后政策上有这样的突破,这将会大大促进在线教育的规模化发展。


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副会长兼人才专委会理事长李志民(左)
新东方集团副总裁李海涛(右)


以下是经决胜网整理的访谈实录(略有删减):


李海涛:当前,在线教育是热中之热。以新东方好未来为代表的传统教育机构,早早就布局了在线的业务。新崛起的教育机构大多以在线为主,在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算是一枝独秀。您也提到过互联网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往后也必将影响在线教育这个领域。在线教育在全球范围内是怎么兴起的?迄今经历了什么阶段?


李志民:我一直认为互联网是上个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促进我们人类文明迈上新的台阶。这次疫情导致我们很多学校不能正常上课,不能按时开学,全世界差不多有接近200个国家的学生不能到校上课,影响到了差不多14亿的学生。


大家都转到了网上开课,这促进了教育应用互联网的程度。有了新的技术发明,我们有了互联网教育;有了信函,我们就有了函授教育;有了广播,我们有了广播大学;有了电视,我们有了电视大学等等的一些体系。


从发展阶段来说,我们国家是1994年才正式建设我们国家的主干网。从2000年开始,根据发达国家当时的网络公开课,比如说哈佛、MIT,他们2000年前后把他们所有的课程都放在网上。2002年教育部也开始建设当时叫做精品课程,实际上就是一个课程资源。2008年,开始是在加拿大利用互联网上课,我们今天谈的慕课是这种形式的起源。


2012年的时候,美国的一些大型的网站,是斯坦福大学的两位教授,再加上哈佛和MIT推出的这种大规模的开放在线课程,能够向社会提供服务。不光提供课程资源,同时他们提供辅导,让学生做作业,你要参加考试,跟我们今天线下的教学组织形式有点类似了。


今天的在线教育,我们有慕课、翻转式课堂,混合式教学等等。随着技术的发展和进步,以及人们观念的转变,这种新的在线教育的形式还会出现更多。互联网在教育领域会有更多的应用,学生能够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利用互联网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同时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还会降低教育成本。


李海涛:介绍一下国家对于教育的政策导向是如何的?


李志民:我国非常重视互联网对教育的影响。从硬件方面来讲,我们国家1994年第一次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之后就建设了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这个要早于电信互联网的建设。去年,国务院又专门提出要建设教育专网。


从政策方面,我们国家重视教育信息化的建设,制订了中长期教育信息化的发展规划纲要,以及教育部各个司局对怎么样利用互联网做在线教育,如何提高教学质量促进教学公平,都做了很多很好的工作。最近我看的一些文件,陆陆续续要建设未来技术研究院等等。对于在线教育的发展,从政策上是积极鼓励。


李海涛:对于民间的在线教育发展情况,您是怎样一个看法?


李志民:民间的在线教育发展情况,比我们国家主渠道发展的进步要快一点。特别是互联网企业是年轻人主导的,他们的思想观念比较先进。但是我觉得民间在线教育的发展情况整体上来讲还是范围小,它所覆盖的范围还达不到教育的主干的知识的传播,而且民间在线教育公司基本上是在对提高分数有帮助,对就业需要资格证书,对于出国留学需要考外语等等。在教育的主渠道方面,我觉得现在发挥的还不够多。


民间在线教育做好教育的补充也非常重要。对普及类的所有学生都考外语的这种情况,实际上社会机构已经能够承担这种责任了。很多公共的课程在大学里可以通过互联网这种知识传播的类型,让所有学生受益。


李海涛: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确实是蓬勃发展,但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师生仓促上线,亲子关系也有一些激化,家长们不堪重负等等,您是如何评价公立体系和培训机构在这次疫情引发的在线教育大考的表现呢?


李志民:我认为无论是公立体系还是培训机构,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都是非常突出,如果没有这些机构,疫情会耽误我们学生多少学习。当然疫情来得非常突然,也出现了在仓促上课,全员直播等等,这些突出的问题是因为我们还没有习惯这种方式,以及摸索出应有的规律。


很多公立学校在疫情之前就在互联网教育上做了很多尝试和努力。疫情出现以后,这些有提前准备的学校,基本上都很平稳的过渡。随着目前互联网技术的逐步成熟,以及随着观念的改变,只要有了相关的设备进行短暂的培训就能够发挥它的作用。目前更多的老百姓以及学生认识到网络学习的价值性,而且提高了学习效率,节省的经费和时间,以后采用的可能性会更高。


李海涛:您觉得公立教育的信息化建设还将如何改进和发展?


李志民:这次疫情促进了很多校领导观念的转变,也促进了教师对教学的新认识。人的习惯往往是昨天如何去做的,今天在昨天的基础上做的更好,因此对于新技术的发展认识不到对于这个时代的影响。今后公立体系的信息化建设还将持续发展,特别是教育专网的建设。在两会上,很多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也对教育专网提出了很好的建议。


李海涛:您如何看待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


李志民:在线教育能否取代传统教育,取决于对教育的定义。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在线教育,各自承担不同的功能。教育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就是人际交往类的学习,你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你需要人际交往,那么你怎么样表达,怎么样能够更有礼貌,更有效果,这需要人际交往的学习,比如说语言、品德。


第二类学习叫知识传承类的学习,我们现在学校可能更多的是承担的是知识传承类的学习。第三类的学习,我把它叫做文明发展类的学习,这一类的学习就是我们今天的研究生教育,需要相互讨论、相互启发,理工科可能还需要模型验证,需要实验等等,这一类的学习在线教育还取代不了。


但是在线教育的作用,在知识传承类的学习,外语、数理化等等这些我觉得是可以的,所以说它不能完全取代传统的教育,它取代了学校的部分功能。


李海涛:如果在内容形式和学习效果方面,在线教育有一天确实达到了,甚至超越了线下教育,线下教育是否还有存在的价值?


李志民:事实上教育它是适应了社会经济形式所处的阶段,发达国家已经有了在线学位或者在线学分,我们还是在一个在线学习和在线课程的阶段。


不同的社会阶段它对应的教育形态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农业社会,最典型的是私塾这种形式,知识是垄断在老师身上,它的特点是规模小,但是它能够有针对性的教学。我们今天的教育是适应了工业社会大规模生产的一个经济社会阶段,知识是半垄断在学校,大家都要到学校来,觉得学校上课效率高,最重要的是大家都要拿学校的毕业证,没有毕业证社会不认可你。


到了信息社会,我们的教育形态会变化的,知识无法垄断了,那么你得教学生怎样甄别判断知识,教会学生挖掘有用的知识,可能学校就教一些需要实习的,需要有实验的这样一些课程。你根据你自己的进度,根据你自己的需求,你想学什么网上都有,不能取代的是实验类的,需要实现类的课程。


李海涛:在教育过程中,在线教育如何处理与现实疏远,学习变得碎片化,特别是表面化、肤浅化这种问题呢?


李志民:呼吁我们今天的教育工作者,一定要针对今天的形势,教会我们的学生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学习系统的知识,这是我们教育要面临的亟待解决的问题。学生事实上用于学习或者看书,当然也有打游戏的、看影视片,如果引导学生用在学习上和知识面的扩展,这是今天我们学校面临的问题。


李海涛:在未成年人的在线教育中,学校、教师、家长这三方,您觉得该如何互相配合,才能用好在线教育?


李志民:无论是在线还是线下,未成年人的家长都应该发挥很大的作用,今天很多人对于家庭教育是有误解的,家庭教育并不只是家长辅导孩子写作业,而是要培养学生的良好的价值观、良好的习惯、良好的道德品质。家长要做榜样,有义务监督孩子完成作业,而不是说你去帮他做作业。如果家长总是在打麻将,总是在打扑克,你非要孩子去考高分,可能不太现实。


李海涛:您曾经说过中国在线教育行业面临的问题的挑战第一个是高辍学率,在线学习效果不佳,第二是在线课程与用户的实际需求是脱节的,第三个亟待建设有效的学习成果认证体系,第四个在线教育的内容、师资、技术,都是发展的壁垒之一。您认为目前的公立和培训机构的在线教育,有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李志民:针对目前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状况,我觉得民营企业可能还是从这几方面来发展。首先作为企业,我觉得还是解决生存的问题,要给国家交税,要安排员工,最重要的你要提供好的产品。


从教育的主体来讲,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老师要转变观念,不能说你有什么知识,你会什么你就教学生什么,而是说社会需要什么。你要教会学生今后要面对社会现实,如果你的知识过时了,你就应该去培训,有了新的技术,你不会用,你就应该去培训,而不是说一年前的PPT,三年前的PPT,今天还在讲。同样的,学校领导也应该清楚这个概念,不能说你有什么样的老师,你开什么样的课程,而且说社会发展需要什么。


如果要提高我们国家的竞争力,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教育要面向未来,教育要有前瞻性。改进自己的教学方法,设计适合学生的课程,适合学生成长的课程,适合国家发展的课程。


互联网颠覆了信息传播的规律,把中央复杂、末端简单变成了末端复杂、中央简单这样一个结构,所以说它对人类的影响,对人类知情权的平等起到了无限的作用。比如,大家都用微信,你可以发你的微信朋友圈,新闻没播的时候,在你周边发生的事情都知道了,变成了末端复杂、中央简单了,不再是说只能通过一个渠道来了解这些信息。原来的传统的是中央复杂,大家都得到学校来上课,现在比如你们的老师都是自由职业者在网上开课,这种新的形式它适应了互联网的特点。


李海涛:在线教育有很多上课的形式,比如像微课直播、双师,还有自适应学习、AI学习很多模式,你觉得这些模式的优势和局限,各自是什么?


李志民:新技术的发明会应用在教育领域中,有助于知识的传播,但是人们往往会高估这一技术对人们的思维变化和行为方式的影响。


比如说2012年慕课来的时候,我们国家最热,很多评论都指出老师要失业了。但事实上根本没这么快,技术的发展是一个过程,对于人们行为方式和思维习惯的改变是循序渐进的。这个影响不会在近两年体现,但是在十几年后会真的对你的职业和观念有很大的影响。


在新技术的发展状况下,学生碎片化的学习导致其精力不集中了。以前45分钟学一个知识点,现在十来分钟就学了一个知识点,那么教师应该怎样去适应这种改变?在新技术来了之后我们一定要重视,如何改变传统的做法来提高我们的教学效果。


不要担心技术的发展会使你失业。技术的发展,它会提供更多更好的新职位,现在是看不到的,比如在上个世纪30年代,美国的农民是3000万,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跟农业相关的工人不到300万了,那2700万都干吗去了呢,事实上那些人找到更好的工作了。只要你保持爱学习以及观念的及时更新,不断的进步一定会有更好的生活。


人工智能对我们教育影响会很大,比如说批改作业,减轻教师负担,增加学校的管理。但是目前整个人工智能还处于弱人工智能状态,并不像现在社会上把科学幻想说成是科学现实。即便是弱人工智能,也对我们的工作有一定的促进,将自动化的程度提高了。


李海涛:5G、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对线上教育会产生哪些的重大影响呢?


李志民:5G在教育上的应用就是速度快了,但是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确实会带来在线教育层次的提高,比如说虚拟现实它可以设计场景,更促进学生学习动力,也可能让学生理解起来更好一些,而且人工智能确实可以分析学生的学习行为,发现它的某些方面的短缺,但是它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并不是说随便来个人就能分析出来,因为它背后是大数据的支持。


李海涛:您预测线上教育的下一步发展方向会是什么?哪个地方是关键呢?


李志民:四个阶段,在线学习、在线课程、在线学分、在线学位。学校老师、校长能够转变观念以及提高认识,因为现在技术都准备好了,我们的学校和管理部门应该开始试点,包括学分的认可以及在线考试标准的制定。比如说像慕课联盟,这个联盟差不多100所学校,你学了在慕课平台上学的课程,考试通过了是认可学分的,今后政策上如果有这样的突破,这将会大大促进在线教育的规模化发展。
原创文章, 作者:琦琦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决胜网2019年度5G教育大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华为共探5G教育!
相关推荐
    查看更多推荐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916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