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年关不易,A站:200名员工拿到工资回家过年了

投资界  刘全 2018-02-14 376

一首《再活五百年》送给A站。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2月12日晚消息,A站下午五点发微博表示,目前官网和APP可以正常访问和使用了。“失联”11天后,这个中国二次元社区鼻祖再次复活,众多粉丝激动不已,奔走相告。


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A站也曾是一座巍峨的高山。2007年6月,A站成立,以连载动画起家。2008年3月,其创始人Xilin,模仿了日本弹幕网站NICONICO,推出了弹幕的雏形,之后人气暴涨,成为中国最早的二次元文化聚集地。


然而经历跌宕起伏的十一年,A站早已辉煌不再。2018年2月2日,A站关停,其网站和APP均打不开。随后,A站的官微发文:“我想再活五百年!”,这悲情一幕令人唏嘘不已。一时间,倒闭的传言似乎被坐实。


完成新一轮融资?发放员工两个月工资


外界好奇,A站如何成功“续命”?目前最大的可能性是A站获得了新一轮融资。


自2017年以来,A站与阿里的“绯闻”频频出现。去年年底,据《财经》报道,阿里几个月前就和A站开始接触。云锋基金将以1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估值,对A站进行融资重组,占股将超过20%。最终,合一集团与云锋基金在A站所占股份总计将超过50%,不过此次消息并未得到A站的证实。


随后有媒体称,A站已获得阿里系投资。据悉,本轮A站预计增发2.5亿新股,投后股权结构为云锋+阿里占31%;而A站原来的实际控制人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出让了28%的股权,老股东中文在线投后占比16%。


这一切意味着,加上此前优酷土豆在A站本轮融资前已经持有其13.23%的股权,本轮融资后,“阿里+云锋+优酷土豆”的组合将实现对A站的控股地位。这也意味着,A站的实际控制人从奥飞系转移到了阿里系。


此次恢复上线是否因为敲定和引入了新的融资,A站CMO王燕鹏回应澎湃新闻时称暂不便回复,既不否认也不承认,态度耐人寻味。不过王燕鹏确认了一件事,A站的欠薪问题得到了解决。


半个月前,有A站员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显示,A站员工去年11月、12月份工资到目前仍未发放,1月社保需要自行缴纳,12月公积金公司也没有缴纳。当时有媒体消息,A站近200名员工被拖欠工资,目前已影响到公司的运营。


但在关停期间,A站仍在招人。在招聘网站拉勾网上,A站仍在不断发布新的职位,覆盖技术和职能,包括前台和前端开发工程师等。在公司基本信息页面,A站称公司规模为150至500人。


另外,A站的微博也一直保持着活跃。从官微透露出的照片看,A站的员工仍在公司上着班,包着饺子吃着火锅,过着小年刷着微博。在微博上,跟A站粉丝们道着早安,晚安,回怼着说A站“死了”的媒体。


此次回归,A站的欠薪问题得到了解决。在“复活”的当天,A站CMO王燕鹏向澎湃新闻透露,A站拖欠的2017年11月和12月工资也在当日得以发放。经历了三个月的艰难等待,200余名员工终于在春节前拿到了工资,这下可以安心回家过年了。


差点把自己做成了国内“史上最失败的案例”


自2007年成立以来,A站一共完成了4轮共计约10亿元融资,详情如下:


创业者年关不易,A站:200名员工拿到工资回家过年了


但是,A站几乎每次融资都伴随着人事的巨大震动。一位A站前高管曾说过,“每次换管理层,大家会对外说,这是新的开始,但最后,大家都成了开始本身。”


2010年初,A站的创始人将A站以400万元的价格转手给边锋系,A站首次易主。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当时A站的员工主要在武汉办公,边锋网络武汉分公司的总经理陈少杰接手了A站的业务。陈少杰时代的A站,干了一件挺亮眼的事情——开辟了ACFUN生放送直播栏目,也就是斗鱼TV的前身。但这一时期的A站,被后来的A站粉丝们形容是在“为他人做嫁衣”:前期靠A站导流的斗鱼TV发展起来后从A站剥离出来,陈少杰也从A站抽身。


2014年,A站拿到奥飞动漫投资,同时也迎来新的大股东——蔡东青。蔡东青是上市公司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2014年4月,蔡东青入股A站,占到92%的股权,是A站名副其实的控制人。2015年2月A站三名高管被逮捕,随后是各种离职潮与换血;2015年6月,优酷土豆正式注资,孙旻担任A站CEO,新团队的核心人物是产品副总裁张侠和总编辑刘炎焱;2016年,孙旻担任总裁,莫然成为新的CEO。中层大清洗,几乎全部被裁;2016年7月,莫然辞职。


至此,A站内部两大势力形成。一派是以优酷为主的阿里系,另一派是以蔡东青个人投资为主的奥飞系,现任CEO刘炎焱选择站在奥飞系一边。坊间传闻,曾被边缘化的刘炎焱之所以能够出任A站CEO,原因是得到了大股蔡东青的支持。


刘炎焱被称为A站第三代内容灵魂,也是A站在任时间比较长的一位CEO,目前负责A站融资事宜。不过,有一个尴尬的问题,刘炎焱手握A站的股权还不到2%。这就导致他的话语权并不高。


折腾了11年,A站差点把自己做成了国内创业公司史上最失败的案例。而回顾头来看,A站落寞的原因有很多:忽视用户、政策风险、产品弊病、商业化不清晰。但真正让其动荡不安的是背后资本的博弈,朝令夕改的发展策略和人事内斗精力损耗,这是A站用血写下的教训。


缩影:创业者的春节前夕


死而复活,A站在这个冬天的遭遇,无疑是难得的幸运。


这样的遭遇就如同小蓝单车。这家成立于2016年的公司,一度被称为最好骑的共享单车,先后完成两轮融资,累计近5亿人民币,但最终还是陷入资金短缺的困境。其创始人李刚四处奔走,寻找融资,但一无所获,最后人去楼空,公司倒闭。直到2018年1月,小蓝单车抱上滴滴“大腿”,才得以“复活”。


相比A站和小蓝单车,更多的是不幸的公司,它们倒下了就再也无法起来。有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约有100万家中小企业倒闭,平均每分钟就有2家企业倒闭。在这些倒闭的企业中,仅知名的创业公司就超过150家。其中,有运营时间长达18年的搜狐社区,也有刚成立2个月就卷款走人的优库速购。


对于创业者来说,这个冬天也多了许多叹息。80后创业明星茅侃侃自杀身亡,留给这世界无限的悲怆。和茅侃侃一样,不少创业者都为了自己的梦想而窒息,那些因为资金链断裂而黯然熄灭自己的生命之灯的创业者,不在少数。我们不必去指责梦想,因为创业本来就是“九死一生”。正如任正非说,创业是一件能让你涕泗横流的事情。高压、病体,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乐观地坚持,不倒下。


春节快到了,而创业者的年关难过。企业的开支哗哗地激增,还债、发工资、发奖金....每一样都不能少。“有时候工资拖着发不出来,我进公司都怕跟员工对视。他们敲我办公室门的时候,我就怕他们会提这事,风吹草动,如坐针毡。”这是一位创业者在网上的自白,令人动容。或者,这就是创业的代价。

来源:投资界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相关推荐
    查看更多推荐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916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