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水军”已形成产业链、教育界水军大行其道,你中招了吗?

麻辣未闻 2018-02-14 1190

从贴吧博客的刷帖删帖,到微博微信的买粉买量,从电商买家的差评“互掐”,到网剧电影的水军大战,如今这把战火烧到了本该是一片净土的教育界。


去年到今年,海风教育、哒哒英语、小猿搜题、作业帮、学霸君等多家在线培训教育机构在网上拉开公关大战,直斥竞争对手发动水军,或是在自己的APP里“加料”,让辅导中小学生作业的软件满布含“性暗示”等低俗不雅内容,或是用技术手段,编造负面消息,让“资金链断裂”“虚假宣传”的消息长时间悬挂搜索引擎前端。



企业雇佣网络水军发布负面消息。(图片来源 网络)


网络水军引声讨:给钱就发无底线


对于网络水军的肆意横行,不久前,中国电子商务头部公司阿里巴巴发长文表示要“像治理雾霾一样治理网络雾霾”。其中指出,现在的“网络水军”已经是一支规模巨大、组织严密、高度专业和协同化的网络大军。网络谣言已经不仅是针对一家企业、毁掉一个行业的问题了,更日益成为误导公众、危害公共安全、引发社会动荡的源头。


作为阿里巴巴的创始人,同时自诩为乡村教师代言人的马云曾在谈论网络和教育的问题时也表示过担忧:我们这个国家现在在网上的人越来越多了,但是体现出来的网络病夫越来越多,网络暴力,不懂装懂,水军很多。


那么,潜伏在网络上的水军真实的模样是什么?他们又是如何产生“危害公共安全、引发社会动荡”的负面影响?


此前,有多家媒体“起底”潜伏在网络的水军,曝光网络水军遍布各大论坛网络平台,只要付钱,什么都能发,发布内容包括网上兼职、各类广告软文、贩卖假烟,甚至是赌博网站推广、淫秽色情及诈骗信息等。


另外,为了打击个人、组织或者企业,有的网络水军公司还做起了“黑公关”,在网上发布负面信息再联系大网站跟进炒作。有分析指出,网络水军一开始多用于正面造势推广,有偿的“顾客”好评为自己积攒口碑。但到后期,有公司察觉到“恶意诋毁、攻击对手比正面宣传自己更有效”,网络水军开始从“捧人推手”的单一角色转变为和“网络打手”并行的双重身份。


调查发现,“网络水军”的背后早已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他们不满足于零散的生意,很多打着推广服务的名头开起了公司,而收入不菲,如有报道指出,某知名企业出价700万雇水军打击“友商”。


电影圈的“水军有理”教育界的“无奈之举” 水军大行害了谁?


商业竞争网络必须要动用水军来攻战吗?商品、服务等不能通过提高质量来获取优势?几年前,影视圈就开始公开使用水军,唱着“用水军有理”的论调。


回到2012年,有人质疑《王的盛宴》的团队雇佣了水军专门维护该片在豆瓣等专业电影网站的好评度。陆川工作室导演李静并不否认而是在微博证实了这一说法,并表示,目前网络水军疯狂的打压已经影响到了影片的排厅和票房情况,此举只是为了让《王的盛宴》在目前这种不利的局势下生存下去。雇佣水军转眼成了“正当防卫”。


而在教育领域,用水军赢取优势似乎是“无奈之举”。激烈的商业竞争,从来都是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当同一赛道竞品增多,企业开始焦躁,竞争手段也从一开始的“口水战”演化成无下限的恶性栽赃抹黑。这其中典型事件当属去年8月闹得轰轰烈烈的“三国大战”——K12答疑类在线培训企业小猿搜题、学霸君等APP里出现涉黄内容,但三方都宣称是对手恶意抹黑。


有教育专家指出,教育资本化有利于教育发展,但现在的教育机构从对教育质量负责逐渐变成对资本负责,教育机构之间的竞争除了通过教育质量争取家长和学生之外,还需要满意的报表争夺资本。风险投资更多看机构潜力,其中社会声誉带来极大投资信心,一些争夺资本的机构通过黑竞争对手也并不意外。


但不同于一般的商业形态,民办教育既有商业属性更有公益性质,而教育的核心是立德树人,面对的群体更多是未成年——一群处在人格和核心价值观念养成关键时期的群体。如果一般的商业公关“互黑”伤害的是企业利益和消费者权益,扰乱了经济秩序,那在教育界这场胶着的“互黑”造成的就不只是经济上的损失,而是以侵害青少年成长为代价获取口碑筹码。为企业利益,在竞争对手的软件、平台上“暗投”涉黄、暴力等内容,中华教育改进社理事蒋永红担忧,受害最大的还是孩子。


法律出台公安行动 呼吁提高违法成本


“网络水军带有强烈的‘网络黑社会’性质,容易侵蚀网络正能量、破坏网络正常生态,往往造成正义网民不敢发声。”公安机关指出。


目前,针对网络水军问题,除了国家出台《反不正当竞争法》,强调经营者不得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或者误导性信息,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外,从去年开始,公安部还部署各地公安机关开展打击“网络水军”全国集群战役,目前已破获“网络水军”违法犯罪案件40余起,涉案总金额上亿元,查获并关停涉嫌非法炒作的网络账号5000余个,关闭违法违规网站上万个,涉及网上恶意炒作信息数千万条。


虽然有立法也有执行力度,但有人指出,网络水军违法成本较低,呼吁提高处罚力度,加强监管。据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莲介绍,网络水军涉及的商业诽谤罪最高可判处罚金1万到20万以下的罚款,在举证过程中可能出现搜集证据难,门槛高的问题,受害企业或选择放弃起诉。

来源:麻辣未闻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相关推荐
    查看更多推荐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916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