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教学,编玩边学能否成为少儿编程领域的VIPKID?

原创 爱分析 ifenxi爱分析 ifenxi 2018-01-19 1590

少儿编程教育有流量型和服务型两种玩法,其中服务型又可分为线上和线下两种模式。


编玩边学是线上服务模式的代表公司之一。2015年起步,经历资本寒冬,编玩边学在成立之初就依靠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拥有了自造血能力;2016年全面转型线上,探索之后,确定了能够平衡需求和经济性的小班教学模式,搭建起师资培训和课程体系。随着用户对编程教育的认知提升以及资本关注,编玩边学开始驶入快车道。


编玩边学为8-16岁青少年提供在线编程教育服务。课程体系参考CSTA(美国计算机科学教师协会)K12计算机科学标准分为3部分:Scratch图形编程、Python代码编程和NOIP算法编程;每一部分分为4个等级,每个等级的学习周期约为3个月。3部分课程面向不同年龄段用户,并且对应不同需求出口;另外,编玩边学参考美国国家教育技术标准建立了评价模型,用于反馈用户学习成果。



对于服务型教育公司,我们主要关注两点:一是单体经济模型,二是复制能力。当然,市场刚需、产品能满足用户需求、公司能建立口碑是基础。


在单体经济模型中,收入在于学生数,营业成本主要就是师资成本,因此,班型往往是影响毛利的主要因素;获客成本是主要的运营成本,受续费和转介绍等一系列因素影响。复制能力的一个关键点在于规模化培养师资的能力。



对于编玩边学,主要有3个特点:“哈克尼斯圆桌”小班课、手游快速图形化编程技术和瞬时MC游戏编程技术。


“哈克尼斯圆桌”小班教学模式


编玩边学采用直播与录播结合的教学方式。


具体运营方式是,直播课固定时间,用户在预约之前,需要自学录播课并完成相应的练习。为激发用户学习兴趣,录播课和练习采用情景化、游戏化和项目制的方式。


对于直播课,编玩边学采用1对6“哈克尼斯圆桌”小班课,班型理念来源于美国顶尖私立高中Phillips Exeter Academy,更强调课程中的交流互动。课程单节时长45分钟,首先是学生展示依照和改进创新录播课所学而完成的作品,老师与所有学生一起讨论,之后,老师会讲解下一阶段学习内容。


这种教学方式是编玩边学尝试多种模式之后的选择,平衡用户需求和盈利能力。


对于用户需求,由于编程学习需要大量练习,且学生的完成速度可能不同,将这一部分放在课下,由用户通过体验式录播课自主完成,可以提高课上教学效率;课上讨论有助于培养学生的思考和表达能力并提高其学习兴趣。


对于机构盈利能力,小班课有更高的毛利空间;另外,编玩边学是固定同学模式,有4位相同等级水平的学生报名就可以开班,同伴的感觉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续费率。


目前,编玩边学单体经济模型毛利率约为60%-65%,另外,完课率和续费率分别约为95%和80%。



专利技术辅助获客


编玩边学的另外2个特点是手游快速图形化编程技术和瞬时MC游戏编程技术。这两项技术都已申请专利,主要用于获客和留存。


手游快速图形化编程技术解决的是Scratch编程作品不能通过移动设备分享的问题。利用这一技术,学生无需有编程基础,就可以快速制作出简单的手机游戏并分享。用户分享可以发掘和影响更多潜在用户,从而提高获客效率、降低成本。


瞬时MC游戏编程技术是搭建了微软旗下游戏“Minecraft”的私服,支持多语言、多人同时在线以及即时交互。用户可以通过写代码获得更多游戏装备、玩更多任务,使游戏成为写代码的练习场。


这种方式解决了两个问题:一是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二是引导学生参培或续报,比如学生想要的装备需要用自己不会的代码实现,从而引导学生报班学习新知识。


当然,在获客方面,编玩边学也使用SEM等常规方式,也会与公立学校合作,间接获客。


2017年8月,编玩边学实现了盈利。随后,加大了师资和教研等方面的投入,战略性亏损为规模化做准备。


早期市场,建立势能最重要


少儿编程市场目前还处于早期,主要是从需求端来看还不是刚需,在低幼用户群,编程是与英语和各种艺术培训竞争,在高年级用户群,参与者主要是有计划参加信息奥赛的。


编程可以理解成一种人机对话语言;当下少儿编程教育市场,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类比3-4年前的在线外教英语教育市场。在线外教一方面是模式创新、另一方面解决了师资问题(此前,线下外教数量少、质量良莠不齐且服务范围有限)、最后是互联网先天特性极大提高了机构的扩张速度。从市场角度来看,在线外教培训一部分是侵占线下市场,更多的是创造了增量市场,一线城市布完后,二三四五线城市仍有很大想象空间。头部公司会呈现“赢家通吃”的局面,市场集中度远高于线下。


类比来看,少儿编程教育更是完全的增量市场;与外教不同,师资会是规模化的一个挑战;后期的市场集中度同样会很高,所以,机构更重要的是服务更多用户并建立口碑,能建立势能的公司在之后的竞争中会更有优势。


近日,编玩边学创始人郝祥林接受爱分析访谈,分享了创业历程、公司战略和运营情况,现节选部分内容与大家分享。



最开始就打算做少儿编程吗?


郝祥林:最开始是读研期间的一个创业项目——CodePKU,用游戏化的方式教高中生编程。当时更多是一种尝试,没有想继续创业。


但随后,我们用这个项目参加了中国创新创业大赛,拿到国家第二名,就有投资机构关注到了,这其中就有政府引导基金,投资500万占5%股权,但前提是我们全职创业。


当时我和合作伙伴李涛选择继续上学,就没有拿政府引导基金;而是在15年7月份毕业之后,投入到这个项目的运营。


为什么转到少儿编程?


郝祥林:两个原因:


一是我大学期间做家教,发现小朋友一有空就玩游戏,而且玩的很溜;但和他们交流发现,学校里的信息技术课教的仍然是几年前的内容。


去新加坡之后,我发现那边小学已经在教python,课程也很有意思,所以觉得这里边可能有需求。


二是我们后来发现高中生或者大学生的钱不好赚。但是对于小学生和初中生,只要内容优秀,家长是愿意付费的,所以我们当时就把用户群往下压,下沉到少儿。


起初是线下模式?


郝祥林:其实并不是。


我和伙伴回来想做的事情就是在线编程教学。我们认为编程是天生适合在线教的,如果是一定要线下手把手带着敲代码的小朋友,可能是不适合学编程的。


之所以起初保留线下是生存压力,因为在线课程的客单价不可能像线下那么高,另外也是为了更多的接触孩子,了解用户需求,把我们的产品打磨好。


班型怎么考虑?


郝祥林:最开始一年多时间,我们尝试了很多模式去看哪一种是最靠谱的,首先教学能保证,另外经济模型是合理的,可以扩张。


首先大班是不靠谱的,即时价格很便宜,购买的也不多,家长对这种模式是不接受的。


1对1我们当时卖的很好,300块钱一小时,很容易做收入,但是后来还是不做了,有两个原因:


一是1对1本身赚不了钱,300块钱的课,好的老师要分200块钱,再扣掉其他成本,经济模型是不合理的。对于编程技术好且教学好的老师,我们要给足够高的工资;另外这个领域特殊的师资问题是,不仅同行可能会竞争,还可能与IT行业竞争。所以1对1在供给和盈利上都是搞不定的。


二是从教学本身考虑。英语可以用1对1,是因为学校里是教英语的,课外相当于“开个小灶”,是自然的过程;但是编程不一样,学校里是不教的,而小朋友学习需要群体和环境,1对1没有这种氛围和激励。


最后,我们确定只做一个模式,就是1对6的在线小班。


目前有多少教师?


郝祥林:现在我们教学部一共有25位教师,通过我们考证体系的持证教师有12位,全部是全职。

师资人效怎么样?


郝祥林:理论上,一位老师每周可以上25节课,工作日每天2-3节,周末每天8节。目前我们这里老师基本每周是排16课左右,不是让他们饱和的状态。


现在有哪些获客方式?


郝祥林:有3种,前两种是培训机构的常规方法,第3种是我们的特点。


一是做运营的营销,传统的各种投放。


二是抓品质和口碑,依靠续费和转介绍,这也是我们一直打的。所以我们在营销的花费是很少的。


三是游戏化获客。我们有两类专利技术,通过游戏化的方式让学生分享。一类是做手游,任何注册用户都可以编程制作手游;当然现在一些其他机构也实现了类似功能,但是最重要的是程序流畅、不卡顿,其实我们做的最好。另一类是和Minecraft结合。


这两类技术前期帮我们获得了很多客户,小朋友编完游戏之后就想分享,我们也有打赏、补贴和红包激励,从而获客。


少儿编程可能现在还不是刚需,怎么看出口问题?


郝祥林:出口实际是客观存在的,并不是说我们去发明一个出口。


比如我们的课程,图形、代码和算法,每个阶段都设置了出口,对应相应的比赛。


比如图形课程,学生学完之后可以参加机器人赛事,我们有七个世界冠军都是学Scratch之后直接参赛的。代码课程的出口会少一点,Python就是偏应用的。算法编程对应的是信息学奥赛,我们的学生通过在这个比赛拿一等奖被清华大学或卡耐基梅隆大学录取的都有。


其实是客观存在的,只是教学成果要放到市场上去验证,看有没有成功的案例出来。

原创文章, 作者:爱分析 ifenxi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1
相关推荐
    查看更多推荐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916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