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教育科技并非万能解药,如何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POWER4EDU 2017-12-12 826

本文作者是美国知名教育科技早期投资机构University Ventures的投资总监Ryan Cralg。University Ventures是美国一家专注在教育科技领域的风险投资机构。


对于那些喜欢讨论技术极限(limits of technology)的人来说,本周发生的一些事或许会让他们感到开心。最近,英国的一位恶作剧者利用技术将自己的餐厅排在了Trip Advisor网站(一家知名的旅游预订网站)伦敦地区的第一位。与此同时,在洛杉矶的警局也正在处理一个事件,他们已经要求当地的司机不要使用导航应用,因为导航应用会让司机开到可能着火的路线上(最近,洛杉矶正在遭遇山林大火的事件)。


在高等教育领域,一些技术已经有很大的可能在颠覆原有的教育企业的服务。在上个世纪的90年代末,那时我刚刚开始在高等教育领域参加工作。关于网络教育的变革潜力,《纽约时报》当时的一篇报道写道:“老师们每天只要做好手头的事情,就可以管理好一个由100万个学生组成的班级(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就是认为每一个学生都是一样的,可以用同一种教学方法来管理)。哈佛商学院院长Kim Clark提到,老师们所追求的回报或许可以用他们自己的学生一生所换取的价值来体现的。



不过,任何上过在线课程的人都会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差不多20年前,有一家名为“UNext”的公司,这家公司由著名的垃圾债券之王Michael Milken投资1.8亿美元创立,UNext公司与哥伦比亚大学、斯坦福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等大学合作推出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模拟商业课程,但是这些在几年之后就消失了。


从那之后,再没有人尝试过这样的工作。目前有超过300万名学生参加了在线学位课程,这些课程来自于大学教材,并且都是机器人进行的文本翻译:阅读材料、参与讨论并在每周提交作业,但这显然是没有必要的。要知道提供这些课程的教员们,他们的知识远不如你所认为的渊博。


大约5年前,出现了两家硅谷公司:Coursera和Udacity。这两家公司与知名科技公司的创始人、风险投资机构合作开辟了一波新的浪潮。他们的模式被称作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MOOCs),面向所有人开放提供自我驱动的免费在线课程。


但是之后一些研究发现,几乎很少有用户能够完成这些在线的所有课程,并且发现很难在免费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可行的商业模式时,这两家公司都推出了付费的新课程。比如说Udacity推出了纳米学位课程,这些课程由谷歌、苹果等知名科技公司合作提供。Coursera也提供了由耶鲁大学和斯坦福等美国知名大学提供的专业课程,但同时也有来自知名科技公司的其他课程,比如谷歌、Splunk、Yelp和高通。


在线课程服务提供商面临的挑战之一是效率问题。事实证明,在线教育革命并不是在教育的质量或是教育所体现的结果上,而是如何与用户接触方面,如何让数百万美国人在自己的业余时间攻读学位。但是就目前来看,MOOCs的完成率仍然很低,一些研究人员也质疑在线课程上的投资回报。


对质量的担忧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与Coursera和Udacity合作的主要雇主都不愿意招聘甚至面试学习这些在线课程的毕业生。在国外的一份报告中现实,有一万名毕业生获得了在线的纳米学位,这其中有1000多名学生找到了工作,即10%的就业率。


因此,比如说,Udacity公司就为那些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提供了一系列的退款保证。但是,退款保证并没有解决学生们的真正需求:找到一份工作。Udacity可能会把钱还给你,但谁还会给你时间呢?从Udacity、Coursera等公司中得到的教训是,开发基于技能的在线课程和证书是很容易的。最困难的是让雇主们对这些证书感兴趣,并信任这些证书。


所有成功的最后一英里项目都有一个共同点:密集。许多人更希望参加被称为“训练营”的课程项目。相比之下,Coursera和Udacity的在线技能服务都是与学生的自我节奏相适应的,这可能会让人们觉得与“在线训练营”是矛盾的。


在一个不同步的在线课程中,有一个问题是没有办法保证学习的强度。学生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浏览另一个网站,离开屏幕或者干脆退出。基于这些课程的完成率,这很可能经常发生。



这些在线课程与类似于Galvanize这样的课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些课程中,雇主们和学生在同一个物理环境中,雇主们和学生进行深度的互动交流并且也同样获得了相关的强度环境。为了展示对Galvanize模式的认可,WeWork公司最近收购了编程训练营Flatiron School,WeWork的目的是将Flatiron的课程整合到WeWork覆盖全球的170个办公室中。


虽然企业雇主们对于学生的物理接触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但他们对与在线课程及其毕业生的接触兴趣并不大。但是,一定会有什么方法来利用技术手段弥补技能之间的差距,但是一定不是简单地将课程放在网上,然后期待雇主们自己来网上来挑选。


或许来自麻省理工学院(MIT)的经验具有启发意义。几年前,麻省理工学院开始与edX公司合作MOOCs课程,eDX被称为非盈利版的Coursera。其中一门课程称为Entrepreneurship 101,该课程旨在教授“如何有效识别目标客户所需的基本技能”。像往常一样,成千上万的学生参加了这个免费课程,但只有一小部分完成了。


在考虑这个MOOC课程的目的时,麻省理工学院的讲师Erdin Beshimov提出了一个想法:邀请完成课程的学生参加为期一周的实地训练营,参与在五天内创办一家公司的挑战。


在对完成MOOC课程的学生发出邮件之后,有500多名学生报名,他们想要花六千美元参加为期一周的训练营。最后有47名学生报名参加了麻省理工学院的第一个创业训练营,而他们也获得了具有变革意义的经验:(1)有意义的目标(如启动一个新业务);(2)强度(Beshimov表示,大部分学生一周睡10小时);(3)以团队为基础的主动学习(“英雄之旅”,即冒险危机的胜利);(4)与雇主接触。雇主们对竞争结果进行评判,并与学生见面。


一名英国学生David Anderton表示,这个训练营课程“超级密集”。


Anderton表示:“第一天,我们为项目建立了小组和想法,有一周的时间来开发。我们组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到凌晨3点到4点,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和讨论。最后我们组在创意方面获得了胜利,我们推出了一个名叫Uplook的想法。当用户在逛时尚博客时,会想买模特穿的衣服。在Uplook中,可以单击购买该商品,而无需离开页面; 这能让人们在情绪高涨的时候买到商品,博主也会得到更高的佣金,等等。”


在最后陈述项目的前一晚,Anderton团队的压力非常大。Anderton说:“我记得有个成员在黑板上写了一个想法,而他身后的另一个人却把它擦掉了。我们接受的教育是互相尊重,但却没有做到这一点。我们在演讲时很专业,但是当得到邀请的时候,团队里没有人想要进行交流。相反,另一个并没有获胜的团队从Verizon公司那里得到了50万美元的出价。”


从第一个训练营开始,麻省理工学院就开始将这个在线课程扩展为食品创新和物联网的训练营。训练营在美国、韩国和澳大利亚同时开展,吸引了来自30多个国家的学生。


Beshimov表示,训练营对学生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在短短两年内,训练营的毕业生从投资机构那里融资了数千万美元的资金。” 此外,麻省理工学院的认为“在全球的每个角落都拥有潜在的人才”。与此同时,麻省理工学院在营销上的花费几乎为零。

来源:POWER4EDU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3
相关推荐
    查看更多推荐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09167号-1